大赦天下软件

清晨。

当失眠了一夜的众人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装出了一副神清气爽似是睡了一宿好觉的样子,谁也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因为第二天要出远门参加比赛而失眠……毕竟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去郊游踏青,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们可是从本赛区吊打无数对手才最终脱颖而出的异人。

所以我们不会激动也不会兴奋。

我们有良好的素质涵养,心态过硬。

任何事在我们看来都是如浮云一般……

“都起了啊。”

陈闲呵欠连天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虽然在他脸上看不见任何黑眼圈,但肉眼可见的疲惫感却还是惊住了不少人……难道老大跟我一样也失眠了??这不应该啊!老大那种心境可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比的,如果连他都失眠了……

“老大你没睡好?”鲁裔生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没啊,我睡得挺好的。”陈闲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边回答还一边打着哈欠,简直完不能让人信服。

与此同时,许雅南与木禾也牵着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见她们是从陈闲的卧室里走出来,李道生与鲁裔生面面相觑了一阵,表情都变得有些……微妙。

少女迷人焕发魅惑韵味

鲁裔生他们都知道昨天夜里许雅南与木禾去了陈闲的房间,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因为时不时都会出现,但是许雅南她们去陈闲的房间,要么就是找陈闲打打游戏聊聊天,要不然就是拉着他一起看一些脑残剧,最多三四个小时就回去了……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她们是在陈闲的房间里待了一夜啊!

“是我的思想太龌龊了吗?”鲁裔生用眼神向李道生提问。

“你的思想一直都很龌龊……来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大胆地说出来!”李道生用眼神反问了一句。

“我什么也没想啊……”鲁裔生的眼神变得小心起来,生怕中了李道生的圈套,“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也什么都没想。”李道生的表情变得正经起来。

“我觉得他们之间就是纯洁的友谊……你说呢?”鲁裔生又用眼神继续提问。

李道生想了想,然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用微妙的眼神回应了鲁裔生的提问。

“我觉得也是!”

在鲁裔生与李道生默默用眼神交流时,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表现出的异样,只有敏感如许雅南她们这样的女人才察觉到了……最先感觉到不对的人,是木禾。

“雅南姐姐,他们好像在说我们坏话。”木禾凑到许雅南耳边低声告状。

“我看也是……”许雅南咬紧了牙,心里也知道这两个思想污浊的队友肯定是误会了,所以下意识地想要解释一番,可就在她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忽然间又沉默了下来。

虽然许雅南比起普通女孩要直爽许多而且最大的爱好就是让别人叫自己爸爸,但她终究也是个女孩子,自然也会有女孩子该有的小心思。

她一向都不喜欢别人误会自己,可是在这时,她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或是某种不可言说的期待……她不想去解释什么,甚至也不想让陈闲去解释,哪怕就这么被其他人误会了也无所谓。

不!不能这样!

这件事如果真的被误会了他们会怎么看我?!

但是……

算了不管了!他们误会了也不能怪我!我给他们解释那么多做什么!

想到这里,许雅南偷偷看了一眼陈闲,发现鲁裔生与李道生都在这一刻围在了陈闲身边,而且在他们两人之中,鲁裔生表现得尤为鸡贼,简直就是贼眉鼠眼怎么看都不是个好东西。

“老大……这一宿……你睡得怎么样?”

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鲁裔生与李道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兴致勃勃地等着陈闲上钩。

“还行啊。”陈闲笑了笑,见身边的兄弟都这么关心自己,他也不禁颇感欣慰。

这时,鲁裔生也在李道生眼神的示意下壮起了胆,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忙了一晚上……累不累?”

“你们都知道了?”

陈闲很诧异地看着他们,但也没有隐瞒,如实答道:“弄这么一晚上怎么可能不累?”

说罢,陈闲还抬起手捶了捶自己的后腰,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

在听见他的回答后,再一看他如此微妙而不可言说的动作。

一瞬间,院子里的人都沉默了。

但也就沉默了几秒,一个个倒吸冷气的声音便在院子里响起。

“卧槽???卧槽卧槽???”鲁裔生被陈闲这么直白的回答弄得老脸通红,龌龊如他也不免深感羞涩,“老大你这回答……你都让我不好意思接腔了!”

“这……这是……”李道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陈闲,又看了看许雅南与木禾,然后偷偷咽了口唾沫。

这事要是让许家老爷子知道,他可不管能不能打过陈闲,肯定要跑到宁川来找他算账……这特么也太扯淡了吧!虽然大家早就感觉到他们之间有点不对劲了但是这也……我们还在这里住着呢!难道他们这么放得开吗!

“你们在说什么?”骷髅先生很迷茫地看着他们,又低下头向小不点问道,“你能听懂吗?”

小不点皱着眉摇摇头,他也觉得奇怪……这帮人今天都是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都怪怪的?

“你们在说什么在说什么!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聊天!”话痨树从花盆里将腿拔了出来,一溜小跑来到众人身边,兴奋的原地蹦跶个不停,“快说快说!什么事啊!”

这时候余生也哈欠连天的从偏房里走了出来,一边迷迷糊糊的往外走一边揉着眼睛,显然是没睡好。

“大家早上好……”

礼貌地给大家打过招呼后,余生也稍稍清醒了一些,到这时他才发现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所有人都在看着陈闲与鲁裔生……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闲一头雾水地看着关心自己的好兄弟,对他之前说的话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不好意思接腔?”

“啊……这个……这个……”鲁裔生被陈闲盯着也有些不知所措,让他这么一问更是有点下不来台,看陈闲那一脸茫然的样子……鲁裔生也开始自我怀疑了。

难道是个误会??

“老大,你这一晚上都在干什么呢?”鲁裔生试探着问道,心说如果他们真是做了那些让人老脸通红的事,那么陈闲必然不会直面回答,如果真的是个误会……陈闲接下来的回答自然也能为他解惑。

听见鲁裔生的提问,陈闲也没有多做思索,十分坦诚地回答起来。

“许雅南昨天晚上发狂犬病了。”

陈闲指了指许雅南,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想起了夜里许雅南一副要咬死自己的架势,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伤势已然痊愈的右肩,然后看了小木禾一眼。

“她也是,还说是跟我闹着玩,差点没把我肉给咬下来……”

话音一落,陈闲也开始委屈了,可怜巴巴地把衣服拉开,让鲁裔生看他“伤痕累累”的肩膀手臂……

“我都没有惹她们……你们说这像话吗……我好歹是这个队伍的队长啊……这俩丫头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鲁裔生他们围上前去仔细看了看。

妈的。

皮肤比豆腐还白还嫩。

你这也好意思让我们看!

“老大你确定你受伤了?”

“嗯!”

“……”

鲁裔生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道。

“你不是说自己弄了一晚上吗?你说的弄了一晚上就是这个?”

“那倒不是。”

陈闲放下衣服,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

“我不是那种吃亏的人,所以她们把我咬急眼了,我就用寄生体把她们都给捆起来,啪叽一下都给粘在天花板上了,你们应该能想象到那种画面吧?就像是你朝着墙上的蜘蛛吐了一口……”

“不用说了……”鲁裔生满头黑线地看着陈闲,只觉得这位老大的脑回路好像比自己还跳脱,“你说的忙了一宿就是这个?”

“不然还能是什么?”陈闲疑惑地反问道。

说罢,陈闲还摆起了队长的架子,一副给众人说教的作死模样。

“我这个人脾气特别好,但是也别一直欺负我啊,雅南,木禾,你们说你们自己做错了没?如果不是你们一直……”

陈闲的话还没说完,许雅南与木禾就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地拽住了陈闲的脸让他住了嘴。

“陈闲……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很讨厌……好想打你……”木禾发自肺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在许雅南看来这就是标准的浪子回头金不换,小木禾终于认识到陈闲是个讨厌鬼的事实了!

此时,鲁裔生也看不下去了,嘴角蠕动了几下,用着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道。

“打!狠狠地打这个脑回路清奇的蠢货!妈的三言两语就把车开起来了还害我想那么多!”

突然,许雅南回头看了鲁裔生一眼,又看了看李道生,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们都颇感羞愧。

“等一会收拾完他我再收拾你们。”